Autodesk希望此次收购能够更好帮助自己和整个建筑行…

Autodesk希望此次收购能够更好帮助自己和整个建筑行…

文:郑岩《西安西汉壁画墓》一书报道了2004年发掘的西安市东南郊西安理工大学1号墓和2008年发掘的曲江翠竹园2号墓两座重要的壁画墓。这两座墓此前曾有简报发表,虽只是尝鼎一脔,但引起了研究者的普遍关注。

近年有关汉代壁画墓的论述,对两墓多有涉及。此次材料全面刊布,全豹在目,无疑有助于相关研究的推进。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郑岩从美术史的角度解读《西安西汉壁画墓》,并作为《西安西汉壁画墓》一书的序,“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经作者授权发表。郑岩认为,这些壁画所见对于形象推敲和修改的痕迹,显示出画工在绘画语言上的探索,这种追求已经突破了“成教化、助人伦”之类的功利性目的,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重要现象。

西安理工大学西汉墓北壁局部研究者通常将魏晋南北朝视为绘画艺术自觉和成熟的时期,那么此前中国绘画的历史,便可看作一种“史前史”。9世纪张彦远所著第一部绘画通史《历代名画记》在谈及汉代绘画时,已无实物材料可据,只能转引文献所记东汉硕儒赵岐在墓中绘制壁画的事例。借助于田野考古学的发展,关于汉代绘画的研究,今人已获得了远超于张彦远的知识。这些知识最重要的来源是汉代墓葬中的壁画,当然也包括画像石、画像砖、器物装饰等以其他材料和技术制作的平面性图像。

与已发掘的汉墓总数相比,绘有壁画的汉墓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其壁画也未必能代表当时绘画的最高水平,尽管如此,汉墓壁画对于绘画史的研究仍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西安曲江翠竹园西汉墓东壁屏风扶风杨家堡4号西周墓和洛阳西郊小屯战国墓曾发现以白粉或色彩绘制的简单的几何图案,但真正称得上壁画的,当属西汉中后期墓葬壁面上绘制的内容较为复杂的图像。墓葬壁画的出现,一方面可能受到东周以后宫室壁画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要从墓葬自身演变的脉络中寻找。不管怎样,绘画深入到墓葬这个远离人们日常生活的幽冥世界,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了艺术史一个重要的变化,即绘画作为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已越来越广泛地影响到社会的不同层面。

与先秦时期所见各种神秘、抽象的器物装饰纹样不同,绘画艺术可以更直观地塑造形象,表现场景,更具有叙事性。值得注意的是,大约与此同时,文学和历史写作也发生着重要的转变,对人物的刻画日趋生动自然,叙事更为绵密周全。这些变化与中国大一统社会形成的背景有无内在的联系,是值得进一步注意的问题。仅就绘画史内部的脉络来说,我们可以凭借汉代墓葬壁画,观察绘画的艺术语言从初步发展到趋于成熟的具体过程。

西安曲江翠竹园2号墓门东侧执剑武士以往学术界对于西汉墓葬壁画的研究,主要依据洛阳地区(即西汉司隶部河南郡)西汉晚期墓葬以及永城柿园西汉中期梁王陵的材料,而京畿地区(京兆尹)的材料却相当缺乏。此前发现的西汉至新莽时期长安地区的墓葬壁画大多比较零散,主要有西安曲江池1号墓、西安交通大学附属小学壁画墓、咸阳龚家湾1号墓等,还有几座墓有壁画残迹,其中只有1987年发掘的交大墓中壁画保存状况略好。西安理工大学1号墓和曲江翠竹园2号墓中的壁画保存较为完好,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一地区材料的不足。西安曲江翠竹园西汉墓墓室西壁人物回想在理工大学墓少量材料见诸报道之初,我看到其中有狩猎、宴乐等此前仅见于东汉墓葬壁画的题材,对于人马的表现风格也颇为成熟,曾保守地将其看作东汉的遗存。

在读到简报和报告后,我认为发掘者的断代依据比较充分,结论是可信的,我个人的旧说不足为论。这也说明理工大学墓,也包括翠竹园墓的壁画,突破了此前我们对于西汉壁画绘画水平的认识。这两座墓与交大墓的形制基本相同,皆为长斜坡墓道土圹砖室墓,壁画绘制于小砖砌筑的券顶长方形主室中。其壁画内容也颇多共性,如两墓前壁均绘守门题材,两侧壁为人物活动场景,其顶部和西安交大墓一样,均绘天象图,可知这些壁画反映了长安地区某些普遍性的观念,即使没有制度性的规定,也已形成一定的模式。

西安交通大学西汉壁画墓券顶除了上述共性,这几座墓中壁画彼此的差异更值得仔细分析。在壁画制作的技术程序上,几座墓略有不同。勾线和布色之前,理工大学墓先刷一层白膏泥,翠竹园墓先刷一层白灰,交大墓先在壁面上涂白粉和赭石色。理工大学墓较厚的地杖层遮住了墓砖拼砌的缝隙,为其风格精细的画面提供了物质基础;另外两座墓的白粉或白灰未能遮住砖缝,其壁画的风格相应地更为粗犷。

更新于:2019-04-15 06:38: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