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房企江湖:沧海一声笑作者| 内幕君来源|&…

西南房企江湖:沧海一声笑作者| 内幕君来源|&…

2020年,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年份。在这场被无人驾驶技术掀起的大浪中,已经有不下10家国内外汽车制造商及科技公司承诺,要在2020年或投入商用,或让无人车成群驶过拥挤的街道。因此,我们一点都不奇怪,Uber突然在今天凌晨宣布要于2020年测试自己的无人飞车。也不怀疑,其实不用等到2020年,就会在网上惊现Uber无人飞行汽车的谍照……只是我们有点好奇,对于经历了靠共享汽车迅速崛起,又迅速向技术出击,再迅速进入“墙倒众人推”阶段的Uber,这次的历时3天的Elevate飞行大会,究竟是一场转移众人注意力的苦心筹划,还是一场宣告正式进军航天飞行市场的战前动员。

飞行汽车,其实外形倒是其次。如果看过了今年的CES,带螺旋桨的汽车、小型直升机或者是豌豆荚子的形状,都在可以想象的空间范围内。但最重要的是,这辆陆空两用的交通工具,不仅意味着汽车与飞机两种交通工具的特性融合,也同时上演着两个巨大市场壮阔的“联姻”工程。没错,在这个新型的交叉市场里,传统汽车厂商、传统飞机制造商、科技巨头、创业公司都有机会或先发制人,或一战成名。譬如在去年7月就打算做飞行汽车的飞机制造老将空客,再譬如在通过迪拜名扬海外的中国飞行器制造商亿航。Uber,或许不是最早筹谋这一领域的聪明人,但却是资本最为充裕、最善于步线行针的入局者之一。

从目前来看,Uber不尽人意的境况(被起诉、CEO道德问题、司机起义、高管离职),并没有打乱他在技术方面的研发步调,也没有降低他在美国政府及一众制造业生产链条中上游企业眼里的吸引力。“我总是想着如何才能不被别人追上,不想等到一败涂地的那一天。”无论卡兰尼克怎么遭人嫌弃,这句话对于任何一家不想被别人复制并超越的公司来说,都是没有毛病的。居安思危,是Uber追求技术创新的首要动力。从这一点来看,Uber无疑是一条好汉。造飞行汽车,到底哪里最难?2016年10月的时候,Uber对飞行汽车项目Elevate的设想还只是一份100多页的白皮书。

而这份计划的重点也只是向人们描绘了飞行汽车的样子,可能用到的技术,以及看似完美,其实多有槽点的应用场景。可以说,每条对Elevate飞行汽车的畅想,都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挑战。  “Elevate应该是一辆可以垂直起降(VTOL)的飞行器”。因此,关键的VTOL技术怎样解决? “这些飞行汽车可以从停机坪与摩天大楼顶部进行垂直起飞及降落”。所以,Elevate需要什么样的停机坪? “在城市繁华街道建立停机场,将通勤乘客送至家门口”。飞行器的噪音如何解决? “它能够以每小时150英里的速度飞行100英里”。

电动飞行汽车的续航问题如何解决?另外,Uber飞行汽车肯定是要进行飞行测试的,哪里最适合测试?是否能够得到美国政府的点头?很显然,时隔大半年召开的第二次飞行峰会,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勇敢的城市究竟哪一个是Uber当下面对的最大难题?毫无疑问,城市的测试特许通行证。到目前为止,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尚且没有对民用无人机完全松绑,更不必说这种需要载人的小型垂直飞行器。当然,能否在美国境内测试载人飞行汽车,并不是仅由政府一方说的算。还需要被说服是那些对此感到忧虑的普通民众——你必须要承诺:“技术是绝对安全的,飞行高度也不会超出多数人的承受范围。”因此,Uber极有可能采取与亚马逊试飞无人机相同的选址策略——去全球寻找更加勇敢的城市。

而它的第一站,很有可能是迪拜。这座最容易接受高科技的城市,或许会又一次成为飞行汽车制造商开垦市场处女地的首选。

更新于:2019-03-15 06:37: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