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1983年,改革开放第五个年头。

这是1983年,改革开放第五个年头。

前段时间,投投与你分享过一篇王石先生讲如何做管理的文章,读完后收到了许多读者的好评。于是,投投便想着再与你分享一期王石先生如何处理政商关系的文章。曾经,王石先生被贴了一个标签,叫做「不行贿者王石」,他在得知这个称号后不无感慨地说,「这种为人做事最基本的要求,反而成了我的标志符号,这究竟是王石的荒诞,还是这个社会的荒诞?」王石先生曾说,一个企业若想持续发展,「不行贿」就应该成为做事的底线。

投投希望你读完文章后,也能有所思考。「不行贿」被质疑万科从成立之初就有句口号,叫「不行贿」,而且这也是我和企业做事的一个基本原则和底线。但是经常会有人说:不行贿怎么做房地产生意?个人不行贿可以理解,但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你能保证你的公司没有行贿行为么?这些质疑声也让我颇为无奈,我也给大家分享我遇到的三个小故事:1)记得有一次,在云南的一个企业家论坛上,我发言中讲到万科不行贿时,有一位嘉宾,也是国内比较出名的企业家,他发表了一番言论,大意是,王石先生不行贿,我很佩服,但这只是个案,因为在中国倘若不行贿,将一事无成。当时台下300多位企业家掌声雷鸣,而我在台上多少有点尴尬。这给我的刺激非常大,似乎不行贿反而成了不光彩的事情,而行贿的反倒成了英雄。

2)还有一次,我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给学生讲一节企业伦理道德的课程。第一次去讲课,当我讲到万科不行贿的时候,讲师说:「王石先生你停一下。」继而问学生:「相信王石先生不行贿的请举手。」结果举手的不超过1/3,我相信这1/3中有的人还是给我面子才举的手。这种情况持续了8年,2008年我经历了万科的「捐款门」,我的信用、社会形象遭到了挑战,再一次到光华管理学院讲课的时候,那位讲师——当时已经是教授了——他把我多年前第一次讲课的录像放了出来,又问:「下面请相信王石先生不行贿的举手。

」这一次举手的人数超过一半,但还不是全部。而这个「不行贿」的主题,我不仅在中国大陆讲,在中国港台地区也讲,甚至还在新加坡讲过。但这些国家和地区听众的反应是完全不一样的,后两者给出的态度不是质疑而是很佩服,并且相信我不行贿。3)还有一次,在2009年的时候,我和一些朋友们响应一个国际环保NGO野生救援(WildAid)的号召,一起发起倡议拒吃鱼翅,当时就有位被我们拉过来签字的企业家说:「这个我不能签,比如我跟部长吃饭,部长要吃鱼翅,我能说我不吃吗?我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这位企业家朋友最后没有签字,但我们都签了。三年过去,没听说哪位签字的老板因为不吃鱼翅导致生意做不成了。

而且,姚明还给野生救援拍了广告片:「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话现在几乎妇孺皆知,似乎姚明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丝毫不受影响。我觉得,一个认为自己的饮食偏好(不吃鱼翅,不喝酒)都会导致官员生气的企业家,首先就把自己定位得矮化了。更何况,这个心理假设的前提是,政府官员们心理上都是些长不大、被惯坏的孩子——稍有不如意就会迁怒。我的这位朋友是位企业家,他创办的企业在过去几十年里,从产品到技术到管理,都走在中国企业的最前沿。但在拒吃鱼翅这事儿上,他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企业家气节。

很多时候,企业家的社会地位,与企业家对自己的心理期许有关。想要获得社会的承认与尊重,首先要相信自己是应该获得社会承认和尊重的。

更新于:2019-03-15 06:40:05
Top